金光 魆妖記 <16集>下戲小段子

靈感是看人家聊16集雁王跟夢虯孫--幹架--打架明明沒受傷卻擦嘴角血跡的下戲梗





    在離開了崩毀的山洞不遠處,雁王反手擦去了嘴角血跡將手背在了身後
    看著夢糾孫與昔蒼白離開的身影冷冷的勾起一邊唇角。
    "俏如來 夢虯孫,我期待你們正式交鋒。" 語畢雁王轉身而去...


    "卡!這場OK。"
    在導演喊出卡後原本氣勢如虹的雁王立刻摀住嘴唇蹲下身子將自己團成了一顆球。
    在一旁的導演沒發現到上官鴻信的奇怪動作一開口就是一連串的稱讚。
    "上官啊,你越來越厲害啊內。武戲打的帥,連最後那個擦去血跡的動作也超帥啦!"
    而上官鴻信則是繼續捂著嘴抬起頭,不發一語的對導演點頭充當道謝後又將自己窩了回去。
    跟著昔蒼白站在棚景外圍的夢虯孫覺得奇怪,平常時後上官鴻信被這樣稱讚早就靦腆的笑著然後人就不知道跑那去了,從沒這樣子被稱讚完還原地不動的。
    夢虯孫對站在一旁的昔蒼白揮了揮手讓對方先去休息,然後走到雁王身邊一把將礙事的戲服衣擺撩到一邊蹲下後疑惑的開口。
    "唉,昏交啊你怎麼了?"說著還伸出食指戳了戳。
    紅色大球不發一語的搖頭將自己縮的更圓。
    "啊你不講我就去叫俏如來了喔。"說完夢虯孫就起身準備離開找人,剛轉身戲服下擺就被扯了扯,回過頭夢虯孫就看那紅色大球伸出了頭,然後一手扯著夢虯孫的戲服下擺一臉的委屈又糾結。
    "每次都要人搬俏如來,你這師兄是有多怕這師弟?好了,可以告訴我怎麼了?"夢虯孫又在蹲回去後順便吐嘈了幾句。
    "么到蛇斗"
    "你說什麼我聽不懂?"
    "偶蒐鵝么到蛇斗"
    "靠腰,我聽懂就看垮丟鬼。"被弄的一頭霧水的夢虯孫有些抓狂。
    而被搞得無言的雁王翻了個大白眼後對著夢虯孫吐出一截舌頭後指了指。
    夢虯孫湊近一看頓時無言以對然後繼而破口大罵。
    "沒你是白癡喔?打武戲咬到舌頭是不會講喔?你是怎麼辦到的啊?"
    "鵝又不斯庫意的..."被罵的人一臉委屈。
    "不是故意?故意的話你是就要咬斷舌頭是不是?到底為什麼不講啊?"
    "因為康才打的很好啊,喊卡太可惜了。"
    "跨丟鬼,因為可惜就不喊你怎麼不乾脆咬斷算了?反正武術用不到舌頭是吧?走啦,我帶你去擦藥。"說這就一把將那顆讓人不省心的紅色大球扯回原型將人拉回休息室上藥,一邊走還一邊碎唸說一定要跟俏如來講,被唸的人則是一臉生無可戀。
---------------------END-----------------
好了,沒了 ,就這些。
然後不是CP不是CP不是CP 因為很重要所以說三次
只是戲外好友的關心
雖然夢虯孫的關心挺兇的但是都是因為關心雁王啊!
誰叫雁王傻呼呼的

评论
热度(9)

© 素蓮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