誤會

史精忠發現自己現在陷入了一個十分微妙的境地。
從他剛踏入默蒼離指名要他來為期一個月代理助教的這間大學開始,他就一直被路上擦肩而過的男女指指點點,他雖莫名但也不在乎。
就在他準備踏進學區辦公樓內時一名穿著略顯清涼,好吧其實是火辣的女性一把擋住他的去路然後開始批哩啪啦的說了一堆讓他莫名其妙的事情,像是他終於把身上萬年不變的紅黑二色衣服換掉穿了別的顏色,但是一身白也太難照顧到底是對純色系有什麼執念,在到她今天教的學生多麼不受教讓她火冒三丈差點掏槍將那群學生斃了。
在說到要斃掉學生時史精忠想的是這樣不犯法嗎?(廢話)但是卻也心有戚戚
焉的點頭附和。

在女子說的口乾舌燥停頓下來後,史精忠從背在身後的背包裡抽出一瓶尚未開封的礦泉水遞到女性面前,當然也貼心的替她將瓶蓋旋開。

凰后一把奪過面前的水瓶咕嚕咕嚕的灌下三分之一的水後才發現自己說了那麼多結果面前的人卻不說一句,跟本就不像平常會安慰她兩句的上官鴻信。

"喂,鴻信我說那麼多你為什麼都不理我啊?"意識到這點的凰后內建在骨子裡不辱她名的皇后個性立馬發作了,空著的手叉在腰部拿著水瓶的手直指史精忠。
"呃…因為我不知道要回您什麼?還有您認錯人。"
"蛤!?認錯人?你不是鴻信嗎?"凰后放下直指的水瓶一改剛才的霸道一臉茫然。
"不是。我是今天來任職的史精忠。
"史精忠?你真的不是鴻信?"
"不是。"史精忠哭笑不得的回答。

"小后,你在幹嘛?"
抱著一堆資料剛從教職樓出來的上官鴻信一踏出門口就看見凰后一臉茫然的站在一個穿的全身白的人面前,出聲詢問的話音剛落凰后就指著站在台階上的上官鴻信哇哇大叫的喊著怎麼有兩個鴻信?
這丫頭是還在醉嗎?上官鴻信才在心理想著原本背對他的人就轉身朝他看來。
在看到對方的一瞬間上官鴻信瞬間瞪大一雙鳳眼。

史精忠順著面前的女性手指的方向看向身後,一雙桃花眼眨巴幾下心裡略過的OS是父親何時在外面偷生孩子了?(史艷文:喂!






好,沒了。
寫完了。
靈感來自友人在布翁那天借我看的俏雁兩人拍戲腳色互換然後夢糾孫在喊看到鬼的無料。順便說一句我很喜歡那篇無料,超可愛。
然後因為我也跟著夢糾孫喊看到鬼外加一臉茫然後,友人就善心的跟我科普說雁王的前身其實是俏爺的殺體來著然後得來的靈感。
OOC是絕對絕對絕對(很重要所以說三次)有的,畢竟是AU。
而且我太喜歡下戲後的雁王了(愛哭愛跟路還猛點頭的多可愛),所以我的這個雁王是下戲的雁王。
然後俏爺噢…就看看他的OS然後自行解讀吧。(喂!

啊還有凰后也不是上戲的那個御姊凰后喔!!(喔屁!!
我堅信下了戲的他們都是反差萌(盟)的!!!(握拳


评论(3)
热度(6)

© 素蓮心 | Powered by LOFTER